第五章 是他!?

  謝伶坐上計程車趕回自己的家,才一敲門,門便開了。

  關門之后,謝母一把就抱住了女兒,簡直是嚎啕大哭,“伶兒啊,他們說你下班走了的,可怎么這么晚才回來?我生怕你出事啊!”

  謝伶回想起了剛才的可怕一幕幕,什么都來不及說,只是跟著母親一起哭。

  這也是就是命好啊,不然一定死了!

  不是被新哥干死,就是被那個少年給殺死!

  現在的謝伶,只是一個普通的公司文員,今天下午下班就被抓到了新哥那邊,說是父親欠債十萬,沒錢還債,只好讓她肉償。

  不肉償就把她賣去當樓鳳,天天被不同的男人干。

  謝伶當時都被迫脫光了衣服了,結果沒想到天降救星,一個長相那么清秀溫柔的少年,居然下手那么狠辣,直接殺死了八個人!

  而且還是面不改色的那種。

  等到出來的時候,和少年分道揚鑣的時候,她才相信少年真的是他所說的殺手。

  哭了不知道多久,有人遞了一根毛巾給她。

  謝伶接過毛巾,忽然覺得不對,抬頭一看,脫口而出道:“爸,你怎么回來了?……你,你終于敢回來了嗎?”

  姑娘的淚珠子又出來了。

  要不是父親好賭,賣光了家里值錢的東西,又欠下那么多債務,本來一家三口還是過得挺好的。

  雖然不富裕,可也算溫馨。

  現在好了,不但他自己搞失蹤,連帶著母女倆都要到處搬家,生怕被債主找上門來。

  像是新哥他們就不知道兩母女住哪兒,只能靠著情報去謝伶上班的地方堵她。

  “我……我……”

  謝志遲疑了一下,還是咬牙道:“今天爸爸被他們抓去了,差點死在里面!”

  說著,他解開了襯衣,露出了里面包扎起來的大大小小的傷口。

  兩母女同時驚呼了一聲,謝母心疼的道:“他們,他們怎么下手這么狠?”

  謝伶卻是奇怪,“你又沒有錢,怎么出來的?他們在底下等著?”

  說到這里,她自己嚇了一跳,千萬別才出狼窩,又入虎口啊!

  “不是不是。”謝志一邊系著扣子,一邊道:“你們看新聞了嗎?抓我那11個放高利貸的,全都死了!!”

  “啊?”

  “表面上是被火燒死的,但他們卻是被一個神秘殺手給殺死的。”謝志露出了恐怖之色,“他太可怕了,殺人跟殺雞一樣,幾個眨眼的功夫就殺掉了所有的人……最關鍵的是,他還那么……呃!”

  說到這里,謝志醒悟般的閉嘴不再說。

  他之所以要講這個給妻女聽,是因為這個事情都上了新聞,瞞不住的,還不如早點跟她們講。

  可是已經晚了。

  謝伶怎么聽怎么覺得眼熟,她試探性的道:“爸爸,他該不會是一個很年輕,像是一個學生的少年吧?”

  “啊!!!”

  謝志瞳孔都睜大了,“你,你說什么?伶兒,你在哪里見過這個人?”

  謝伶也覺得自己瞞不過去,便顫抖著道:“今天下午我下班的時候被那個高利貸的大哥……新哥給綁去了,也是,也是這個少年救了我……他……他把新哥那幾個人全殺了!一樣的是不費吹灰之力,太恐怖了!”

  “啪!”

  差點昏倒的謝母,氣得發瘋,直接給了丈夫一巴掌:“謝志!這就是你做的好事!女兒都差點被你害死了!你這個混蛋!!”

  謝志哪里顧得著妻子,他抓著女兒的手,“那他沒對你做什么?”

  “沒有。”

  謝伶決定隱瞞自己當了幫兇的事情。

  殊不知,她的老爹同樣做了幫兇。

  兩父女是同樣的命運。

  謝伶從包里掏出了一卷大金牛,“爸爸,這是他打劫了新哥的保險柜后扔給我的,要我保密……這10萬你要不要拿去還債?”

  謝志吞了吞口水,卻是恐慌的不敢去接,仿佛這卷大金牛就是那個可怕少年一樣。

  倒是剛才還在悲傷的謝母,看到這么多錢眼睛都亮了,伸手就接了過來,“哎呀,這可真是不幸中的萬幸啊!有了這筆錢,我們就可以去租好一點的房子,并且把欠賬給還了,重新過上正常的生活!”

  正常的生活?

  兩父女互相望了望,心中有事的他們都哀嘆一聲,恐怕正常的生活和他們無緣了!

  “砰砰砰!”

  說話之間,敲門聲響起。

  謝母嚇了一跳,趕緊的拉了一把丈夫:“你快躲起來。”

  謝志:“!?”

  我躲什么躲?

  我的債主今天全部死光光了呀。

  但是馬上他就毛骨悚然了。

  不會是鬼吧?

  無論是香港人還是廣東人,都是相信鬼神的。

  謝志正在這兒驚駭莫名的時候,外面傳來了不耐煩的聲音。

  “開門,我們是警察!”

  謝伶湊到門口貓眼一瞧,回過頭來點點頭:“是警察!”

  她正要習慣性的去開門,謝志馬上拉住了她,“等一等。”

  他把女兒給拉到了房間里面,低促又小聲的道:“如果待會兒他們要把我帶走,你一定記得,去找那個殺人的少年,求他救我!”

  “我又不知道他是誰,怎么找他?”謝伶道:“還有,他怎么救你?自首嗎?”

  姑娘在這個時候倒是能爆發出了聰明,問出的都是最關鍵的問題。

  到了這個時候,謝志沒有半點的隱瞞了:“他……他是演員溫璧霞的弟弟!他進房間和高利貸老板談判的時候,我聽外面幾個混混說的。

  他們是綁了他,希望能讓溫璧霞就范,答應他們演三級片電影,結果沒想到卻是帶回來了死神!

  他殺完了里面的人就出來殺了外面的混混,我裝作自己在外面被打昏了,什么都沒有聽見看見,他才饒了我。

  我讓你去,是讓他知道,我們已經曉得了他的身份,他想要不暴露的話,就必須要救我,不然我招供了,倒霉的是他!”

  謝伶倒吸了一口冷氣。

  她顫抖著道:“爸爸,你這不是在招惹他嗎?他很可怕的!如果被他生氣了,他會殺了我們全家的!”

  “我也知道這是很麻煩的,但現在警察都找上門了,肯定是有一定的線索和證據。”謝志急促的道:“你請他幫忙我洗脫嫌疑,不要讓警方懷疑我是殺人犯就好了。”

  “我……”

  謝伶還沒來得及說話,外面已經開始了砸門,并且警察發出了警告,馬上就要采取強制措施了。

  謝母有些害怕,也是習慣性的服從警察,便打開了房門。

  “謝志呢?”

  “謝志在哪里?”

  一群警察蜂擁而入,聲音非常的粗暴。

  “記住我的話!”

  謝志用力的抱了抱女兒,“對不起,女兒,委屈你了!爸爸全靠你了!”

  說著,他打開門就走了出去。

  “不要動!跪下!不要動……”

  謝伶才一出門,就看到爸爸被幾個警察壓在地上,用力的掰著他的雙手,痛得爸爸大喊。

  姑娘的眼睛頓時一酸。

  他可是我的爸爸呀!

  想到此處,她心中已經有了決斷。

  我要找到那個少年!

  我要求他救救我爸爸!!

分享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