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你弟弟搞大了我的肚子

  謝志沒有想錯,警方以他有重大的殺人嫌疑,把他給帶了回去。

  謝伶不斷追問有什么證據,警方都沒有說。

  接下來他們就會在警局進行審問。

  謝伶擔心爸爸會扛不住,等到他們一走,謝伶跟六神無主的母親說了一下,便跑了出來。

  完蛋了!

  出來她才想起一個問題……

  溫璧霞是誰?

  好像是有點印象,上個月,她和劉德華拍了一部電影上映,但除此之外,她就沒有半點信息了。

  但越是在這種時候,謝伶卻越是表現出了自己的冷靜。

  她在樓下不斷的來回走了幾遍后,終于想到了一個主意。

  謝伶跑了三家大型的影院,終于在角落找到了《停不了的愛》的宣傳海報,在上面看到了溫璧霞,也看到了上面的出品公司——麥當熊制作有限公司。

  找不到溫璧霞,總能找到電影公司吧?

  找到電影公司,難道還不能找到她的聯系方式嗎?

  謝伶到了一個公用電話前,在查號臺查到了麥當熊制作公司的電話號碼,然后直接打了過去。

  打出去電話謝伶才想起,現在已經晚上九點過了,人家公司還有人嗎?

  她運氣好,居然電話被接起來了。

  “喂?賓個?”電話那邊傳來一個中年男人的聲音。

  謝伶略微緊張的問道:“請問一下你們知道演員溫璧霞小姐的住址嗎?”

  男子忽然聲音有些警惕,“你賓個?找她做乜?”

  謝伶一時間靈感爆棚,結結巴巴的道:“我,我懷了溫小姐弟弟的孩子,當他卻跑了……我不知道該怎么辦,就想去找他……”

  電話那邊沉默了一下,忽然變成了一個女人的聲音,“胡說八道!我弟弟這么乖,天天都認真上學,怎么可能搞大你肚子?”

  謝伶愣了愣,然后大喜過望:“你就是溫璧霞小姐?”

  “我是!”

  溫璧霞的語氣很不好,“你是誰?為什么要賴上我弟弟?”

  這就有戲了!

  謝伶哀怨的道:“您問我這個,我也說不清楚,不如您帶著我回家,我和您弟弟當面對質,好不好?如果不是真的,您再打我罵我都行!”

  “我……”

  溫璧霞不知道和電話那邊的人說了什么,片刻后道:“你在上海街xx號樓下等我,我半個小時之后到!”

  “好,姐姐,你要快點來,我害怕”

  “別叫我姐姐!!”

  溫璧霞氣壞了。

  放下電話她就往家里跑,弄得旁邊的麥當熊是想攔都攔不住。

  “怎么辦?”麥當捷皺眉問道,“新和盛的那個新哥性格冷酷殘忍,可不是那么容易說和的。”

  “我可不怕他們。”麥當熊冷笑了一聲,“實在不行我去找霍先生!霍先生可是很欣賞我拍的電視劇的。”

  嗯,霍先生的確很喜歡麥當熊當初在麗的制作的那些電影,說是他弘揚了我中華兒女的氣節。

  如果麥當熊去找他,霍先生十有八九會給面子。

  只要霍先生出頭,別說什么新和盛,和字頭都得乖乖的認慫。

  不然你就得面對對岸幾百萬軍隊的龐大壓力。

  沒看現在英國人都慫了,不敢再打壓霍家產業了嗎?

  麥當捷卻還是皺眉,“哥,為了一個小女生,犯得著用這么大一個人情嗎?”

  “屁話,阿玉是我們的人,出道就跟著我,我連她都不顧,還有什么人愿意跟著我拍戲?”麥當熊道,“況且我覺得她很有發展潛力,以后說不定會為我們掙更多的錢。”

  說白了。

  感情是一個方面,利益才是最重要的。

  這邊的溫璧霞直接打了個車,急匆匆的趕回了家。

  在家門口樓下停車,付了錢過后,溫璧霞一出車門就看到站在樓下的那個俏生生的女孩子。

  說是女孩子,好像又不是那么小,但那股子嬌俏又伶俐的勁兒,卻很是招人憐愛。

  這是一個拍戲的料子呀!

  溫璧霞心中閃過了這么一個念頭。

  “姐”

  謝伶看到了她,心頭大松,趕緊怯生生的跑了上來,“我真的壞了他的孩子,不信我們上去對質,您看他承認不?”

  溫璧霞也是被她給蒙住了,都來不及多想,就怒道:“好!我們這就上去,你要是撒謊冤枉我弟弟,看我怎么收拾你!”

  說著,她便把謝伶帶回了家里。

  ……

  “子豪!子豪你給我出來!”

  聽到了開門聲,我從里面走了出來。

  “姐,什么事,我……”

  我話語說了一半,忽然就看到謝伶怯生生的站在溫璧霞身后。

  溫璧霞今年還沒滿二十歲,而謝伶已經二十一歲了,兩人看起來卻完全掉了一個樣子,仿佛溫璧霞才是年齡大的那個一樣。

  想想也沒什么奇怪。

  溫璧霞十五歲就開始拍戲,一個人在外面打拼了幾年,不能說很成熟,但至少是經歷了江湖的人。

  而謝伶一看就是乖乖女,乖乖上學乖乖上班的那種,和社會打交道的時間不多。

  以后也是如此。

  拍戲之后就和卷毛結婚生子,然后慘遭背叛。

  思緒一晃而過。

  溫璧霞把謝伶拉到了跟前,“來,你當著他的面兒,說一說你剛才說的話。”

  謝伶心中非常害怕,卻又帶著哀求的道:“子豪……我把我們的事情跟姐姐說了,你要,要對我和孩子負責啊!”

  我:“!?”

  不是。

  我今天才見到你,難道今天就能播種成功,而且你還能知道?

  這不是胡扯嘛?

  不過我相信謝伶也不是傻子,明明已經離開了,卻還跑過來找我,栽贓給我,這不是找死嗎?

  況且她眼中的哀求我也看得出來。

  這是……出了什么事情了?

  老實說,如果不是我看過她出演的《絕色雙嬌》,不是蘇櫻這個角色特別吸引人,就沖著她居然敢找上門,而且還當著溫璧霞污蔑栽贓,今天她就得消失在這個世界上了。

  殺手之王只要接到了任務,可不在乎男人、女人、老人的。

  頂多是小孩子無辜可以放過。

  “子豪,你說!說是不是真的?她真的懷了你的孩子啦?”溫璧霞氣鼓鼓的問道,就像是一個護孩子的母雞婆。

  這個弟弟從小就跟她親,她離家出走那一天,只有子豪偷偷的把自己存了好久的十三塊五毫錢塞給了自己。

  所以溫璧霞在這里站住腳之后,立刻把弟弟從調景嶺那個貧民窟給接了出來上學。

  雖然這里住得不夠好,但至少能和其他小孩子一樣接受教育。

  考上了大學之后,出路就多了。

  要是能進入到大公司里面,好好的工作掙錢,娶個漂亮的媳婦兒就更好了。

  到時候子豪就不用像是自己這樣,天天求著別人給一個角色拍電影,然后還得擔心這樣擔心那樣。

  到了城里后,平日里子豪很聽話,很認真的學習,結果居然不聲不響的搞大了女人的肚子?

  這真是氣死人了!

  我無奈的拍了拍溫璧霞的肩膀,“好了啦,姐,我今天才認識她,不可能有這種事情的。要找我也找你這樣的大美女啊,她這種類型的,我不喜歡。”

  溫璧霞聽得一喜,“真的?”

  “嗯,我天天上學,哪里有功夫去泡妞?”說著,我看了看謝伶,“說吧,怎么了?”

  “我,我有很緊急的事情找您,但是又不知道您住在哪兒,所以只有勞煩溫小姐了……”謝伶眼淚珠子不斷的流了下來,“求您幫幫我吧!”

  “你這小姑娘,怎么沒事撒謊呢?”溫璧霞怒了,“撒謊的人我不喜歡,你給我出去!”

  謝伶慌亂不已,趕緊的跪了下來:“求求您!求求您!……嗚嗚……”

  溫璧霞本來伸手拽她的,見狀嚇了一跳,趕緊把她扯了起來:“這,這是怎么的?怎么下跪了呢?”

  我皺了皺眉頭:“什么事情,能在這里說嗎?”

  謝伶歉意的看了看溫璧霞,不說話。

  溫璧霞氣笑了,“敢情還是你們兩個的秘密了?算了,你們說吧,我懶得理你們!”

  我無奈的笑了笑,“姐,你別生氣,我帶她下去說,待會兒就回來。”

  溫璧霞點點頭,既然不是弟弟搞大了她肚子就好。

  不過下一刻她上下打量著謝伶,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謝伶如同松了一口氣般,趕緊的跟著我一路走到了樓下鋪子的邊兒上。

  “現在這里可以說了吧?”我淡淡的道,“別告訴我,你是得了斯德哥爾摩綜合癥了。”

  謝伶沒心思聽我說笑,她拉著我道:“豪哥,我爸爸被警察抓走了,求你救救他吧!”

  “嗯?”

  我以為自己聽錯了,結果看到她焦急彷徨的樣子,才曉得她沒有說謊。

  “你爸爸和我有什么關系?警察抓走也叫我去救人?我是施瓦辛格嗎?”我脫口而出道。

  幸好這丫頭并沒有在意施瓦辛格是誰,或者說沒聽懂玩笑話。

  她咬了咬潔白的銀牙,“豪哥,他,他就是今天下午在高利貸公司……”

  臥槽!

  我都有些發呆了。

  有這么巧的事情?

  今天連續放過兩個人,居然還是父女?!

  謝伶接著解釋道:“我,我是因為他欠了高利貸,所以被新哥他們抓到舞廳的……沒想到這么巧……豪哥,現在警察懷疑我爸爸殺了那些高利貸的,把他抓走了,你幫幫忙,救他出來吧!”

  我冷笑了起來,“是不是我不幫忙,你就要向警方告發我呀?”

  “不不不。”謝伶想也不想的搖頭:“我不會的,但我擔心我爸爸會不會受不了刑訊逼供,供出您來……您的身份……”

  該死!

  所以說要嘛不做,要做就要做絕!

  我現在知道問題出在哪里了。

  肯定是抓我回來的那群小混混在外面跟同伴吹牛,說起了溫璧霞,被那個中年男子給聽到了。

  要是下午的時候,直接把他也給滅口了,不就什么事情都沒有了嗎?

  現在再想要滅口,不但是要殺掉他,還得殺掉謝伶,或者還有謝伶的母親。

  這么一家三口整整齊齊的,好像有點不忍心……

  畢竟殺手之王上輩子殺人,根本沒有殺過無辜。

  如果什么人都殺,那不是成畜生了嗎?

  當然,對于對我有威脅的人,我也從來都不會手軟。

  連自己都不顧,反過去饒恕別人,這樣的殺手早就死了,不可能成為殺手之王。

  看著我在琢磨,謝伶加碼道:“豪哥,您救了我爸爸,我就是你的人了。”

  我抬頭望向了這個美女。

  她臉上帶著羞澀和決然:“我成了您的女人,您就可以放心了,因為我也是同案犯……”

  謝伶的邏輯有點不通,二十年夫妻都有互相出賣的,更別說是跟著殺手的女人了。

  不過這也是她能出的最大價碼,除此之外,她根本沒有什么好給我的。

  “您放心,我還是……還是黃花大閨女……”謝伶結結巴巴的道,“您要不嫌棄,我就一直伺候您……”

  我笑了,嘆了口氣:“不要講這些,你跟我說說,你爹是怎么講的,然后警方怎么來抓人的吧。”

  “好!”

  謝伶大喜過望,這顯然是答應了救爸爸了。

  甭管怎么做,她相信這個少年一定有辦法!

分享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