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爆乳女總督察

  香港何文田亞皆老街190號,西九龍總區總警署。

  香港警署一般分為六個總區。

  其中最有錢的肯定是香港島總區。

  幫派份子最多,利益糾葛最嚴重,油水最多的,必然就是西九龍總區。

  這里不但有油麻地、尖沙咀、旺角、九龍城、紅勘等內地人耳熟能詳的區域,更有現在都還沒有拆除的亞洲罪惡的源泉——九龍城寨。

  當然了,九龍城寨自成一體,一般不出來活動。

  所謂的香港五大黑幫,也一般不去招惹九龍城寨,大家相安無事。

  警察也是指著軟柿子捏,一般只打壓五大黑幫,尋常不敢招惹九龍城寨。

  也就是后來實在是被全世界輿論罵得不能忍,英國才出動了駐軍帶著警察們一起,上萬人強行的沖進九龍城寨,拆除了這個罪惡之城。

  以后再想看到密密麻麻又充滿著恐怖感覺的九龍城寨,就只能去以其原址建造起來的九龍城公園瞻仰一下了。

  回過頭來。

  作為香港最復雜的警署區域,這里一向是香港警方重兵屯駐的地方,總人員超過了3000人。

  沖鋒隊這里都配了五十個,警察機動部隊,也就是任噠華演出電影的那個PTU部隊也有二十多個。

  在警署的審訊室外面,一群警察都圍著在看。

  今天在新填地街里面發生了重大殺人案件,一個高利貸公司的11人全部被殘忍的殺害,然后澆汽油燒了整個屋子。

  等消防隊把火滅掉之后,在屋子里根本就找不出任何的線索。

  周圍又沒有什么街坊鄰居,大家都不知道來來往往有什么人進出屋子。

  但這個高利貸公司還是有人在外面辦事的。

  警察抓到了他們詢問,聽到了一個重大消息,那就是今天下午他們抓了一個欠高利貸的謝姓男子回去拷問。

  高利貸公司不少人都向他催過債,警察調了資料出來,拿著照片到他老婆和女兒租住的地方詢問,結果就有人說起,今天臨近傍晚的時候,這個叫謝志的男子回來了。

  看樣子還有點踉踉蹌蹌的,像是受了傷。

  而且謝志回到家后不久,就下樓去了旁邊的診所,好一陣子才又回家。

  這下子警察興奮了起來,趕緊調集人員過來,把有重大嫌疑的謝志給抓了回來。

  但是他們才詢問了一會兒,O記便聞訊趕來,直接接管了謝志。

  電視劇里面俗稱O記,也就是OCTB,全名有組織罪案及三合會調查科,組隊也有十幾個,每一個小組最高長官是總督察。

  今天率隊過來的就是一位總督察,但為什么這位總督察就引起了圍觀呢?

  很簡單。

  她是一個女的,年齡只有二十七歲,長得非常漂亮,身高足足有168,金發碧眼,是一個豐乳肥臀的洋婆子。

  是的。

  芙黛蒂是英國人,蘇格蘭場的精英,別看她才二十七歲,卻已經在英國破了二十幾起案件,更有一次單獨擊斃8個黑幫成員的記錄。

  這8個人,4個被擊斃,4個是被她活生生的打死的。

  所以這位看上去漂亮得像是女明星的女人,實際上是一個女恐龍。

  一年前來到香港,芙黛蒂到了重案組,也破獲了十幾個案子,還親自出馬去抓罪犯,開槍擊斃了7個,打殘了二十幾個人。

  要不是她是英國人,早就被一擼到底了。

  上面的助理警務處長拿她沒辦法,又怕她有危險,直接把她調到了只調查不行動的O記。

  平日里她脾氣也很火爆,不過同事們都不討厭她,因為任誰看著這張漂亮得像是天使的臉蛋兒,還有那幾乎要把制服給撐破的巨乳,都不會生氣的。

  今天西九龍警署的一群無聊分子,打著學習審訊方式的旗號,就是來看爆乳美女總督察的。

  “老實說,為什么!”芙黛蒂用學了一年的粵語喝問著謝志,“他們的死亡時間是在你回家前的一個小時,而從新填地街到你家恰好就要花五十分鐘!你能解釋這是怎么回事嗎?”

  “我哪里知道啊,Madam!”謝志叫苦連天,“他們把我痛打一頓,然后告訴我,給我三天時間籌錢,不然就把我沉維多利亞灣。然后我就出來了啊,根本什么都不知道!”

  “有這么簡單?”

  芙黛蒂冷笑了一聲,抽出了兩張口供:“這是高利貸公司成員的供述,他們聽說今天綁你過去,是準備你不還錢就要砍掉你一根手指頭的,結果你毫發無傷!他們會這么好心?”

  “誰說我毫發無傷啊?”謝志當即站了起來,揭開了自己的衣扣,脫掉衣服,露出了里面包扎的大小傷口,“Madam,我身上幾十道傷口,還有內傷,被打到吐血啊,這叫毫發無傷?”

  謝志這么一轉身,大家都能看到他前后的傷口,的確很是觸目驚心。

  芙黛蒂微微一皺眉,“正是因為你受傷太重,所以對他們產生了殺意,對不對?”

  謝志舉起了手:“Madam,您看我這樣子,能打得過他們嗎?一個我都打不了,更別說十幾個了!”

  “我不是說你下手,你有同伙,對不對?”芙黛蒂冷笑道,“不然他進來殺了人,不至于放過你一個人。”

  “您為什么非要認為我在現場呢?”謝志苦笑,“再說了,我要有那樣的朋友,我還用得著找他們借錢?還用躲得跟孫子一樣?Madam,你這邏輯不通啊!”

  旁邊的幾個O記警察也是微微點頭。

  謝志這么說是對的。

  大家其實并不懷疑他殺掉了這些人,而是懷疑他有同伙,最差也應該看到了點什么,可以作為破案線索。

  可芙黛蒂卻認為他一定有關,大家也不好說話。

  芙黛蒂看著他,內心直覺他沒有那么簡單。

  因為這個男子雖然眼中帶著畏懼,但實際上卻根本沒有那種被打了之后畏畏縮縮的感覺。

  總而言之,有點不對勁。

  芙黛蒂的直覺是很靈敏的,她憑借這個直覺破了很多案件。

  “別以為你們燒毀了尸體,我們就沒辦法判斷他們怎么死的了。”芙黛蒂又甩出了一堆照片,“看看吧!才不到幾個小時的時間,高利貸公司的幕后老板就被殺了,這里的8個人,是被飛鏢給殺死的。

  巧了,之前的11人,尸檢結果顯示,他們也是被小刀殺死的。這是湊巧嗎?嗯?這個神秘的殺手到底是誰?!說!!”

  芙黛蒂一直都認為,在兩個地方殺人的不是一群人,而是一個人。

  同一個人。

  一個非常危險的人物。

  她最喜歡把這些危險的人物繩之以法了,甚至是就地擊斃都無所謂。

  這樣的人渣,死一百個都無所謂。

  謝志看著照片,露出了恐懼的神情,這群人比之前的高利貸那群人死得還慘一些。

  但是他心中卻是興奮和高興。

  都該死!

  誰叫你們敢對我女兒動手的?

  活該!!

  “Madam,這是誰干的呀?我真的不知道。”謝志吞了吞口水,“不過好殘忍,您說說,這么殘忍的人,遇到了我這個目擊者,能留下我的性命嗎?說不通啊!”

  “正是因為你們有瓜葛,所以他沒有殺你。”芙黛蒂用壓迫的眼神看著他,“告訴我,他是誰!不然他知道了你被抓來警局,你的老婆和女兒也有危險!你想你的老婆和女兒也被人用刀割喉而死嗎?!”

  謝志趕緊搖頭,“不,不!我肯定不愿意!但是我都不知道神秘殺手是誰,我先走了啊!您怎么老是說我知道呢?”

  “你知不知道,自己清楚。”芙黛蒂一字一句的說,“我不是嚇唬你,這樣的人都是心理變態,說不定把你老婆和女兒先奸后殺,用最殘忍的方式對待她們,到時候你哭都來不及了!”

  她說得過于殘忍,謝志渾身打了個哆嗦,嚇得臉色蒼白。

  可是他還是堅持的搖頭,說自己和殺手沒關系,警方冤枉他了。

  就在芙黛蒂準備進一步威嚇謝志,迫使他精神緊張,露出破綻的時候,外面忽然有人敲門。

  進來的是一個芙黛蒂的手下,他到了芙黛蒂身邊,小聲的道:“老大,又發生了兩起相似的命案。

  14K在旺角的紅花雙棍大菜包和他的手下7個人,被人用刀子割喉,死在了土耳其浴室里面。

  還有新義安的油麻地話事人喪B,他和三個手下在豪門夜總會的廁所里面給人用飛鏢給殺了。”

  芙黛蒂驀的一驚,倏的站了起來。

  “相關人員被帶回來了嗎?有什么線索沒有?”她急切的問道。

  “帶回來了,可是沒有一個人看到嫌疑人的。”手下道:“而且飛鏢上同樣沒有任何指紋,這個殺手非常老到和狡詐,一定是世界級的殺手。”

  芙黛蒂不置可否的點點頭,轉而思索起來。

  手下接著道:“現在他們以為,是有兩個不同的殺手出招,恐怕不僅僅是什么高利貸殺人那么簡單,而是為了搶地盤。”

  下午的高利貸公司血案,還有晚上的舞廳血案,用的是不同的兇器。

  當時許多人和芙黛蒂一樣,認為是同一個人。

  可現在不一樣了,又連續發生兩起命案,時間還差不多,一個人能掌握這么多情報,殺人都來連貫行動嗎?

  還是兩個人,或者是兩伙人比較合適一些。

  有人做情報,有人負責望風,殺人的都只是一個人。

  重案組這樣的想法,連這位O記的督察都贊同。

  “不!”

  芙黛蒂堅定的搖頭,“是一個人!頂級的殺手不是那么好雇傭的,兩個同時出現的幾率太小。”

  說著,她轉身往外走去,“走吧,我們去看看新的案子。”

  “那這個人呢?”手下指著謝志問道。

  “你們先審,不要放他走,我始終覺得他有鬼!”芙黛蒂對著旁邊一直陪同審案的手下道:“等到我有空回來,再繼續審他。”

  “是,老大!”

  看著芙黛蒂轉身離開,低頭的謝志眼中喜色一閃而過。

  好家伙。

  這個少年真的太厲害了。

  短短時間就搞出這么大的動靜來,讓警方都亂了陣腳。

  現在我就在警察署里面,肯定是沒有瓜葛的。

  殺手連續殺了三個超級大社團的區域話事人,這是要引發江湖震蕩的。

  未來一段時間,香港肯定不平靜,不知道多少人渾水摸魚。

  整個殺人的動機,肯定不會有人認為,是為了幫他謝志洗脫嫌疑的。

  這樣想的人,實在是太兒戲了!

  他們一定會朝著幫派爭權奪利的方向走。

  這么一來,自己只要熬過這一關,肯定就能出去了!

  看著昏暗的燈光和面前嚴肅的O記督察,謝志都是掐住了自己的大腿肉,才忍住沒有開心的笑出聲來。

  謝謝你,女兒!!

分享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