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神女圖

  一彎細細的弦月勾在夜空中,涼意伴著微風輕輕地吹送。

  乾武宮,坐落于夢南國群山中,天下十大道統之一。

  清夜,細細的月牙,掩蔽在云朧之后,只有些許能夠灑落下來,但淡淡的顏色,稀薄得像是不存在一般。

  武主殿內燈火通明,月光照射到這時,驟然有一些靜寂。

  “師父,這就是長嬈神女圖?您當初……真的與南國主一起上過她?”

  徐州的呼吸微微急促,語氣不是那么肯定想求證,他一襲白衣,容貌俊美,頸子上裹繞著銀灰色的貂毛。

  此時雙眸極睜,一瞬不瞬盯著前方那副栩栩如生的神女圖卷。

  圖卷僅僅只是被展開來半幅

  可畫中女子的天仙之顏,卻已叫人怦然心動,沉醉如夢。

  只見在畫卷中

  一位清冷孤傲,美麗優雅的絕世仙子靜靜地立于夢南國庭院。

  她恬然望著明月,那絕美的仙顏,飄逸淡然的神態,仿佛對世間的一切都不在意。

  她的美,似乎真的不沾染人間煙火,雪肌晶瑩,如明珠美玉,傲人雙峰,渾圓挺拔,修長體態清逸靈動,在月光中一塵不染。

  白色衣袂飄揚,星眸沉思時,更有一種捉摸不透的神采。

  徐州呼吸都火熱了。

  “是啊,她就是顧長嬈,春秋諸國無數男人心目中的女神。”

  被其稱為師父的人感慨萬千:

  “當年我做夢都想不到,有機會與忘塵山仙境傳人顧長嬈一親芳澤,更與她赤身裸體坦誠相見,深深體會她那清冷身體的幾個銷魂妙處。

  只是可惜,只那一夜,便再也沒見到她的身影。

  聽說今時今地,唯有春秋殿那些手握權柄的老怪物能時不時享用她,一大把年紀,還能讓顧長嬈屈尊降貴,挺著大奶給他們吹簫溫精,真是羨煞旁人。”

  說話之人竟是一個黑丑中年人。

  他一身玄黑色衣袍,黑丑臉龐,矮小身材,隨著年紀增長,兩鬢已經有些許繁霜,似乎給他多添了幾分成熟穩重,但教人無法忽視的是他那雙眼,透著老練的陰狠,宛如一只蟄伏在黑暗之中的洪水猛獸。

  此人正是乾武宮武主烏宮主

  如今春秋諸國中,武功最強的三十人之一。

  “咕嘟。”

  狠狠了吞咽了口水。

  驚羨的看了眼黑丑矮小的師父,又看了眼畫卷中女子的清冷仙顏,徐州心想如果不是師父親口承認,真不敢相信這外貌形象差距如此巨大的兩個人竟然能夠在一起瘋狂交媾!

  而且,師父不僅玩到了顧長嬈,還是與南國主雙插她!

  傳聞南國主常年養尊處優,生的白腫肥胖, 一臉富態。而烏宮主更是黑丑精悍,一根粗長肉棒又熱又硬,兩人一起合力玩弄神女顧長嬈……

  神圣胴體與丑陋肉根結合,想想那畫面,徐州心頭就有一陣烈火燃燒。

  “怎么?你不信?”

  烏宮主瞥了眼這個弟子,作為乾武宮大弟子,徐州的天賦與悟性一向讓他滿意,若不是親子烏寒同樣出眾,他還真有想法把乾武宮武主這位置傳給他。

  “師父,顧長嬈……您當初和國主是怎么與她交歡的,給弟子詳細講講吧。”徐州一臉的漲紅之色,說完,似乎羞愧發出這番言論,低垂下腦袋。

  烏宮主見狀只是笑了笑:“食色性也,更何況是顧長嬈那種人間罕見的神女,莫說是你,她的神采飛揚,圣潔高貴,天下哪個男人不魂牽夢縈,渴望獨占?雖說一想到她被那些老東西的胯下大屌壓得抬不起頭,為師就心頭大痛,但跟你講講也無妨。”

  徐州聞言期待的抬起了頭。

  “當初,顧長嬈修行出世,離開忘塵山,涉世不深的她,很快就被春秋殿與她的胞弟哄騙,做了春秋殿的神女。

  春秋殿的神女,名義上高貴尊崇,但自從第三代春秋殿主變法,這神女也就變了味道,竟也放縱與權貴者歡愛,更是成為維系諸國平穩的一件籌碼。

  就在顧長嬈成為神女頭天晚上,春秋殿內的一個無恥老家伙,就照著規矩把她脫得一絲不掛,掰開翹臀,挺著烏黑大屌給她的嫩穴開了苞,射了一夜的精。

  顧長嬈那處子美穴,在正魔兩道聞名已久,不知道有多少人惦記,沒想到被那老家伙第一個享用。

  后來王書圣欣賞完顧長嬈的活春宮,曾經用潔白如玉,粉嫩新滴來形容,嘖嘖,一想起顧長嬈被操得意亂情迷,伏在床榻上,用溫暖嫩穴緊緊包裹著那老家伙雄根的滋味,為師真是又心痛又刺激。”

  “顧神女的第一次就給了一個老怪物?”徐州心頭不是滋味。

  “嘿嘿,還不止呢,一聽說顧長嬈入了春秋殿,武榜上的趙老魔也屁顛屁顛跑了過去,那老魔不知施了什么手段,竟然讓顧長嬈心甘情愿的把圣潔可愛的“后竅”給他獻出。

  這件事差點把大家伙的眼球都跌破。

  以顧長嬈的清冷恬淡,竟然愿意把后庭給那又臟又臭的老魔頭開苞。

  直到后來大家才知道,趙老魔在玩弄女人身上有獨門秘術。

  輪到春秋殿其他老家伙回來,頭湯一個沒喝到,氣得半死,偏偏顧長嬈已經回過味來,不給隨便動身子,憋的那些老東西絞盡腦汁,過了好幾個月,才給顧長嬈開菊門操穴。”

  烏宮主似乎是回憶道有趣處,笑了兩聲。

  徐州滿臉漲紅,在聽到顧長嬈被老怪物隨意玩弄時,胯骯臟碩物下已經不可遏制的支撐起一個帳篷,若不是師父在場,恐怕已經忍不住瘋狂自擼起來。

  “那師父又怎么與顧長嬈有一夜之緣的?”徐州既忐忑,又期待。

  “顧長嬈再清冷無暇,終究入了春秋殿,南國主作為六國主之一,自然有資格讓她來侍奉,當時南國主忍痛付出了一個巨大代價,令春秋殿的那些老怪物很是心動,就命顧長嬈陪他三天三夜。

  這三天三夜,南國主在顧長嬈身上用盡姿勢,放縱求歡,險些精盡人亡。

  當時為師恰好幫了南國主一個大忙,南國主此人又有雙龍戲鳳的癖好,我便僥幸一同玩了一夜。

  聽說這些年來,顧長嬈被那些老怪物開發調教得頗為成功。

  有小道消息說,但凡能上她的宮寢床榻,做到最后,顧長嬈都會舍下她那張仙子小嘴給大雞巴清理干凈,就算是一大把年紀能做她爹的老頭也不例外。

  可惜,當初我與南國主玩弄她時,卻不曾享用過她清冷小嘴。”

  烏宮主想到人生一大遺憾,長嘆一聲,而一旁的徐州早已氣血翻騰,胯下高昂怒頂,脖頸上浮現起一抹漲紅。

  忽然心思一動,烏宮主微微笑了笑:“徐州,你想不想親眼看看,當初我與南國主是怎么啪穴顧長嬈的?”

  “此事不已經是陳年舊事么,弟子如何親眼目睹?”徐州不敢置信的抬起頭,眼神流連到畫卷上清冷恬淡的佳人,心亂跳得厲害。

  “顧長嬈雖有一身仙靈功,但哪里知道,當初在南國皇宮,我們與她上演的那場啪穴好戲,被南國主派人悄悄用記憶珠錄制下來,拓印三顆,其中一顆就在為師的手里。”

  烏宮主一揮袖,強悍的真元涌動,武主殿的一個隱秘的暗格打開。

  暗格中有三枚記憶珠,其中一枚騰飛而起,落到他的掌心。

  “就是此珠。”烏宮主拿起它。

  記憶珠晶瑩剔透,圓潤小巧,雖然不大,但里面其實蘊藏著大量圖影。

  “師父……”

  徐州的呼吸漸漸急促起來,一想到其中有顧長嬈圣潔赤裸的胴體給人玩弄的畫面,小腹就有一股熱流快速奔騰。

  “你且看。”

  烏宮主知道這個弟子著急上火,沒有吊他胃口,直接催動記憶珠。

  武主殿頓時出現了一副畫面:

  夢南國,一座白玉石雕砌而成的皇宮里,小花園的魚池邊。

  顧長嬈一襲青色長裙,在柔和的月光中靜靜凝立,整個人天生就有一種鐘天地之靈氣的氣質,神情恬靜而淡然,衣袂飄揚時,修長身軀下的兩只秀美雙足若隱若現。

  她的身段比起尋常女子更高挑,香肩絲滑,輕若削成,她胸前飽滿挺拔,曲線渾圓,她凝望著天空中的皎月,一語不發。

  只聽到一陣腳步聲。

  顧長嬈余光看去。

  一個大腹便便的白肉肥男走了過來,眼睛瞇陷肉里,幾乎看不見,因為常年養尊處優,放縱情欲,讓他的體態臃腫,但得宮中的藥師調養,至今任有赳赳雄風。

  顧長嬈美眸一凝,此人正是南國主。

  “朕的神女大人,朕總算把你盼來了!”

  一見到顧長嬈的絕世背影,南國主的聲音便難掩驚喜,又見她雪潤肌膚,無暇容顏,毫不掩飾垂涎欲滴,吞咽了口水,再看向衣裙包裹下的挺翹臀瓣,就更加讓他噴血。

  想到這次為了玩到顧長嬈,給春秋殿付出的巨大代價,南國主肉疼之余又覺得有那么一些值得,倘若不是春秋殿的手筆,顧長嬈這種絕代仙子的嫩穴,又怎么會出現在他的皇宮庭院內?

  “南國主,春秋殿已經收到你的請令,往后一年還請說到做到。”

  顧長嬈的聲音清平恬淡,一如她的仙子氣質,淡雅無塵,任由這個肥胖男人在她的無暇嬌軀上掃視。

  “明白明白,長嬈神女放心,朕說過的話,決不食言,春秋殿不就是要我夢南國一年的天元夢晶石么,朕明日就讓人送過去。”

  南國主兀自癡迷,隨口說著,在顧長嬈精致五官上流連忘返。

  “嗯。”

  顧長嬈輕輕應了一聲,便不再說話,再度望起天空的那輪明月。

  “長嬈神女,朕——”

  南國主瞇成縫的眼睛里淫光大放,他雖上過無數美女,但是如顧長嬈這種清冷高貴,給人以不可褻瀆之感的卻是只有兩位,今日興致正好,不知道能不能和她玩一些特殊癖好。

  似乎注意到南國主的想法。

  片刻后,她清冷唇瓣輕啟:

  “國主若有什么想對嬈兒做的,便請隨意吧,這也是國主安定天下的權利,三日之后,嬈兒還需回去復命。”

  “痛快,神女果然是爽利之人,朕今夜確實還有一件不情之請。”

  南國主舔笑了笑,走到顧長嬈身側,在她挺翹嬌軀盯了一陣,一雙肥手大膽摸上她的素白衣裙:“聽說三個月前在春秋殿內,顧神女竟然舍下身段,把嫩穴兒后竅給老魔頭師徒合力啪擊,朕聽到這個消息時,真是日思夜想,垂涎的緊。

  不知道顧神女能不能滿足朕的一個小小的心愿?讓朕也試試那雙龍入洞滋味,乾武宮的繼任者烏蒼海,正在這里做客,可否讓他也來品鑒品鑒神女的絕世身體?”

  顧長嬈黛眉微蹙,這番話觸碰了她一些不愿回憶甚至于深惡痛絕的畫面,清澈的眸底隱隱閃過一絲厭色與羞恥。

  “我對此并無興趣,春秋殿也只是答應過國主一人。”

  雖然被拒絕,但南國主仿佛絲毫不在意,湊到她的烏黑秀發,呼吸著那股淡淡的幽香,一雙胖乎乎的大手,趁勢摸進顧長嬈圣潔無比的衣裙,只覺得撫摸到的肌膚是如此的光滑白皙。

  順勢而上,鉆進抹胸,把一只豐滿碩大,顫顫巍巍的雪乳握在手中。

  顧長嬈的雙峰極大,觸感冰涼。

  南國主一摸到,便知道這是極品,只覺得一只手甚至握不過來,嘗試來回恣意揉捏,一時在手中盡情把玩,不住變換著各種形狀,更覺手中掌握的盡是滿滿挺拔,清清涼涼,銷魂至極。

  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為之,南國主在他點嬌嫩誘人的嫣紅輕輕撥動了一下。

  顧長嬈的神情頓時有些異樣。

  南國主見狀內心得意,他已經探明,顧長嬈全身最為敏感的就是兩點嫣紅,僅僅是撥動了一下,她就這幅樣子,若是狠狠搓捏,還不知道要刺激成什么樣。

  一想到此處

  南國主更加大膽起來。

  兩只手從后面探出,抓住這兩團飽滿雪峰,不停的揉捏出各種形狀,順便拋出早已準備好的說辭:

  “春秋殿能夠矗立諸國數百年而不衰,自有它的一套章程體系,就算是高高在上的神女也需恪守謹記。

  顧神女,你出行前,幾個老家伙難道沒有提醒過你,凡是要去侍奉國主,無論他們提出何等要求,只要不違反春秋殿的規矩,你皆要遵守。

  更何況,前不久你剛與老魔頭師徒玩過這出戲碼,總不能轉眼就不允了吧?”

  南國主一張肥胖臉龐嘿嘿直笑,手指探上顧長嬈豐挺渾圓之上的小巧嫣紅,輪流撥動,下體膨脹起來的一根碩根巨物,緊貼她修長高挑的玉體,在兩瓣翹臀之間摩挲。

  顧長嬈感覺到胸前嫣然正被撥動,潔白無瑕的頸項騰起一抹淡淡的緋紅,素手輕輕抓住南國主的手臂,企圖讓他停下來,但前者偏偏更加用力。

  峰巒巔上的嬌嫩被不停撩弄撥動。

  “別捏乳頭。”

  她輕輕嬌喘。

  南國主哈哈一笑,卻沒停止正在亂動的手:“那顧神女聽不聽話?”

分享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