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花間私會

  江陰李家乃是富商大戶。

  老爺李重金十六歲就從父親那里繼承了家業,作為李家的獨子,李重金并沒有像紈绔子弟那樣將家財散盡,而是把李家發展的更為壯大,同時廣做善事,贏得了江陰百姓的敬重,被朝廷嘉獎,名聲,財富,雙豐收!

  人生過得如此的,也是美滿極了,但四十多歲的李老爺唯一遺憾的,就是沒有一個兒子。

  說來也怪,李重金的嬌妻產下的第一胎便是女嬰,第二年李重金便納了一房美妾,很快,這名二夫人也懷了身孕,可還是個女孩兒。

  李重金也不氣餒,又娶了一個妙齡少女作妾,這次剛納妾不久,大夫人和新妾同時懷孕,可讓李重金傻眼的是這兩個居然又是女孩兒,還好李重金人品不差,并未責怪妻妾。

  李老爺也是富商,自然不會在意,之后他又連納兩妾,并未放棄求子,什么名醫偏方的也都請了,可當他生了第十個女兒的時候,李老爺只能嘆息不止,專心家業,整日拜佛求神,同時向祖宗請罪,希望得到保佑。

  終于,已然不惑之年,整日忙于生意的李老爺感到自己的身體每況愈下,再次動起了念頭,他決定再納一妾,做最后一搏。

  「來來來,快把這些東西搬進去!看什么!就是說你這個大蠢牛呢!」

  唇紅齒白的丫鬟揮舞著手里的花手絹,沖著剛從小門口路過的張阿大說到。

  丫鬟身旁站著一位身段婀娜的二八少女,正手持花絹輕拭汗珠,這女子貌美如花,妙目盈盈,身披梨花黃的鮮艷長裙,看上去純真美麗,但她眼眉間總有種天然的嫵媚,讓人看一眼就會被吸引。

  張阿大剛剛忙完后院的事情打算回屋取一物件,正巧就遇到了這兩人,張阿大定睛一看,便朝著少女作揖到:「二小姐好!」

  李家二小姐李花溪看著人高馬大的張阿大,微微皺了皺眉頭,似乎想起了什么點了點頭。

  手上的動作嬌滴滴的指了指地上的東西,但語氣卻一點都不溫柔,滿是大小姐姿態的說到:「張阿大,這是我姐姐前些天定的胭脂,你把這些拿到她的院子里,記得不要弄灑了,得當面交給她,記住了么?」

  張阿大一點也不氣惱,點頭稱是,便將地上的盒子拿起來,跟李花溪告辭之后就去往大小姐的院落。

  李花溪輕皺著眉頭看著張阿大高大的背影。

  身邊的丫鬟眨巴著眼睛有些好奇到:「二小姐,你怎么知道他叫張阿大呀!」

  李花溪沒好氣的白了丫鬟一眼,說到:「你忘了,前段時間府里還說過這個張阿大……」

  李花溪這么一提,丫鬟恍然大悟,歡喜的叫了起來:「他就是那個陽根很大的張阿大!」

  李花溪臉頰帶著薄薄的紅暈,嗔打了一下興沖沖的丫鬟,輕罵到:「死丫頭,聲音這么大做什么!走了!」

  丫鬟這才反應過來,尷尬的點了點頭,跟著二小姐離開了。

  張阿大提著手中輕巧的盒子往大小姐李玉蝶的院落走去,這個李玉蝶不同于傲慢的二小姐,平時待人都很親切,尤其是張阿大,李玉蝶平時也非常關照他。

  所以張阿大一聽是李玉蝶的胭脂水粉,就毫無怨言的替她拿了過來。

  李玉蝶今年十八,正是閨中待嫁的年紀,但由于他爹李重金納了新妾,所以為李玉蝶尋個夫家的事情也就先擱置了。

  從院落走去,只見大門外李玉蝶的兩個丫鬟正守在房門前,與路過的二總管說話。

  張阿大眉頭一皺,這個二總管平時就看張阿大不順眼,所以趁這個當頭張阿大就避過了這三人,從后巷的小門里走了進去。

  張阿大本想從花園里繞去李玉蝶起居的小樓,可剛往里走了一段,突然就聽見池塘邊的花叢里傳來一聲聲勾人魂魄的嬌吟,張阿大心念一動,便躡手躡腳的蹲在亭子旁,探頭向花叢中看去。

  緊接著他就看到了令人血脈噴張的一幕。

  李玉蝶這個端莊秀麗的碧玉美人,半身的彩衣脫落在身側,雪白如玉的纖細身段暴露在花叢中,一對渾圓的美乳隨著扭動的身軀不停的搖晃著,她的臉上滿是與平日里不同的春情,賣力的取悅著胯下的男人。

  「啊~嗯啊~宋郎~人家好舒服~嗯啊~呀!壞死了~嗯啊」李玉蝶媚眼如絲的騎坐在半脫的白衣公子的身上,扭動著葫蘆似得腰臀快樂的呻吟著。

  雖然她的長裙蓋住了下半身,但這幅場景令人一眼見到便知這位尚未出閣的黃花大小姐已然偷吃禁果,與這情郎白日野合起來。

  宋姓情郎一只手扶在李玉蝶纖細的腰間,另一只手罩住李玉蝶一只柔軟無比的玉乳揉捏玩弄,引得李玉蝶笑面如花,發出陣陣甜膩的嬌嗔呻吟,更加賣力的搖擺起美臀。

  眼前的的一幕引得張阿大心中醋意十足,平日里親切美麗的李玉蝶被其他男子偷心竊身,這是他萬萬沒想到的,但此刻事情已然發生,他也無力回天。

  「哼,中看不中用的小子!」

  看著那俊俏的宋公子纖細的身體,張阿大心中吃味的想到。

  那書生模樣的男子意氣風發的享用著李玉蝶嬌嫩曼妙的玉體,雙手胡亂的撫摸著她的長腿蜂腰,癡迷的夸贊到:「蝶兒~你真是太美了!我真想就這樣擁著你直到天荒地老!」

  李玉蝶本就沉浸于肉欲,此刻又聽見情郎深情的話語,心中的愛意更勝,銷魂的端莊容顏上布滿了淫靡,語無倫次的呻吟起來:

  「啊~宋郎~!奴家也是~好想宋郎一直讓奴家快活!~啊~嗯啊~美死了~!」

  李玉蝶釵橫鬢亂,紅粉臉頰上粘著一縷縷青絲,本就敞開的艷彩長裙隨著李玉蝶愈加放浪的動作滑落,讓張阿大吃味不已的同時又欲火中燒,呼吸粗重起來。

  李玉蝶偷食禁果到沉醉之時,也顧不得禮義廉恥,纖手拉扯之間便將上半身的衣物都扯落下來。

  李玉蝶累的嬌喘吁吁,擦拭汗水間稍作休息,腳尖繡鞋抬起,扭動長腿裙擺,便轉了個身子,背對著情郎坐了下來。

  「蝶兒,讓為夫欣賞一下你的玉股吧!」

  李玉蝶扭頭含羞似嗔的看了看身后的情郎,點了點頭,嫩喉里發出嬌羞的應答,隨即主動將裙擺抬至腰間,露出了兩瓣臀尖微紅的雪白玉股。

  直到李玉蝶輕抬腰肢,躲在亭臺下的花叢中的張阿大這才看清她極為隱秘的私處。

  雪白微濕的玉股間生長著兩瓣粉嫩飽滿的肉唇,一滴滴晶瑩的粘液混雜著乳白粘黏在上面,這美不勝收的畫面簡直讓張阿大垂涎三尺,可讓他掃興的是此刻正有一根肉莖插進了這兩瓣陰穴美唇中間。

  李玉蝶嬌喘著晃動玉股,情郎的肉莖便進進出出的被吞沒進她泛濫成災的花徑之中,兩兩交纏令人口干舌燥,目不暇接,張阿大雖然看的入神,但隱約看到無法自控的二人都即將步入巔峰,如若此時不加以阻止,李玉蝶珠胎暗結的話豈不身敗名裂?

  雖然張阿大惱怒李玉蝶不顧貞潔偷歡的行徑,但平時確實多得李玉蝶的照顧,心中自然也不愿她落得如此下場。

  想到這里,張阿大隔著褲子按住胯間憤怒昂揚的陽具,扭著步子偷偷跑回后門,查看四下無人之后便撿起石塊丟入院中,正巧扔進雨水缸中,發出響亮的撲通聲。

  只聽得李玉蝶驚嚇的尖叫,隨即一陣急促的悉悉索索的穿衣聲,張阿大這才放心的退到了另一邊的墻角。

  沒過多久,那情郎鬼鬼祟祟的身影便出現在后院門口,左右查探一番,這才悄悄的揭開李玉蝶后院的石板鉆洞而出。

  張阿大躲在暗處,看的真切,這情郎長的風度翩翩,卻也做出這種鉆洞偷情之事,令張阿大心中滿是不屑。

  又等了一會兒,張阿大盤算了一下時間,這才走進了李玉蝶的院落。

  張阿大心情復雜的敲響了大小姐李玉蝶的房門,只聽里面傳來略帶慌張的悅耳聲音:「誰,誰啊?!」

  張阿大恭恭敬敬到:「大小姐,是我,阿大!」

  屋內略微沉默,隨即房門便打開,李玉蝶帶著一陣撲鼻的芳香俏生生的站在了張阿大的面前,臉上依舊是往日里那種溫和柔弱的美麗笑靨,只是眉梢妙目間充滿了一股尚未散去的濃濃春情。

  「阿大,是你啊,有什么事找我嗎?」

  李玉蝶笑了笑,往前走了幾步,張阿大鼻腔里的香氣更濃了。

  「回大小姐的話,阿大奉了二小姐的命令將這些胭脂水粉給您送來!」

  張阿大看著近在咫尺的如玉美人,心中想到的全是李玉蝶剛才白嫩無暇的胴體在情郎身上忘情馳騁的模樣,強壓著欲念,張阿大的神情里沒有露出什么破綻。

  李玉蝶淺淺一笑,緊張不已的芳心也是有些安定下來,她伸出玉手從張阿大的手中接過脂粉盒,因為平日里李玉蝶經常會和下人打交道,所以連肌膚無意的接觸也沒有介意,但是這卻撩撥了一下張阿大浮動的心。

  「阿大,辛苦你了,謝謝你把這些給我送來,我正等著用呢!」

  李玉蝶轉過身步子裊娜的往屋里走,鵝黃色的長裙下渾圓玉臀誘人的扭動著。

  張阿大明顯看出她的步伐并不自然,顯然還沒有從交歡的快感中脫出。壓抑著心中的不爽,張阿大隨著李玉蝶進了堂室。

  想著剛剛在花叢中的瘋狂,李玉蝶的芳心即是甜蜜,又是羞不自勝。

  宋郎俊朗的面龐,溫柔的情話都讓李玉蝶念念不忘,起初頭腦一熱被剝成雪白羊羔時她還覺得后悔,暗自害羞不已,可是自從品味了巫山云雨的感覺,李玉蝶才知道這煩悶無聊的世上還有此等快樂的事情。

  頓時便沉迷進去,但這卻也讓李玉蝶更加害怕被人發覺。

  此刻的李玉蝶看著堂下坐著,如同牛飲的張阿大,紛飛的心思這才收了回來。

  她眼神一眨不眨的偷偷觀察著張阿大的神情,心中默默的推斷著自己偷情被他撞破的可能性,李玉蝶雪白的纖纖玉指扭捏著絲帕,柳眉輕皺著思考著她觀察到的畫面。

  兩人一聽到動靜,情郎昂揚的肉莖便縮成了米蟲,而李玉蝶也是心神大震,顧不得情郎的糗態,慌忙的穿提起衣裙,并連忙催促情郎遁走。

  而她也甩著兩條如玉長腿,繡鞋交替著飛快的跑到了閨房的二樓,居高臨下看著情郎逃走的同時,她也觀察著四周的情況,可是偏偏一個人都沒有,這讓李玉蝶的芳心七上八下起來。

  李玉蝶咬了咬櫻唇,亮晶晶的大眼睛一轉,著實有些泄氣,她從張阿大臉上實在看不出什么,又不甘心就此作罷,便清了清嗓子開口,柔聲問到:「阿大,你是何時從二小姐那里拿來的?」

  張阿大心中明鏡似得,自然不會發蠢,他立刻恭恭敬敬的說到:「回大小姐,阿大忙完活計路過前門偏院遇到二小姐,便領著東西一時不歇的給您送來了!」

  李玉蝶聽了,有些不信,眼神灼灼的看著張阿大,檀口一開道:「你從后院來,沒聽見什么動靜嗎?」

  張阿大的腦袋一抬,看著李玉蝶溫婉美麗的容顏。

  李玉蝶眼神對視上張阿大的目光,看著這個老實壯碩的漢子,她的芳心不由得一顫,心中害羞的同時又有些懼怕被他真的發現自己偷情,臉上頓時慌亂了一下,長長的睫毛低垂了下來,遮住了自己左顧右盼的妙目。

  「阿大倒是沒聽見什么動靜,大小姐聽見了?」

  張阿大看著李玉蝶突然如此嬌美羞怯的模樣頓時欲念大勝,但他還是強壓住了念頭,開口回答道。

  若是此刻李玉蝶依舊看著張阿大,定然能發現他的破綻,但此刻她只是忙著對付心中的羞怯,無暇顧及。

  李玉蝶與張阿大聊了一會兒閑話,心中的情緒也愈加安定下來,她回憶著有關張阿大的印象。

  這個老實憨厚的農家漢子在府里一直兢兢業業,而李玉蝶也是因此對他照顧有加,所以她能感覺到張阿大對自己的感激和愛戴,李玉蝶的心中也是溫暖無比。

  此刻細細回憶,李玉蝶對張阿大的好感也增加了不少,她偷偷的看了看張阿大的臉,卻也覺得這看上去普通的面容上,有了幾分令人心跳的俊朗。

  聊的差不多了,李玉蝶看著起身告退的張阿大,忽然頭腦一熱開口道:「阿大,若是玉蝶有難,你會保護玉蝶的吧?」

  張阿大也是一愣,隨即心頭火熱的低頭拱手道:「大小姐待我如家人,阿大心中感激不已,如若大小姐有需要,我自當赴湯蹈火!」

  此時張阿大的神情已然是被李玉蝶盡收眼底,自然看得出張阿大有些赤裸的感情,他真摯的如同告白的話語令李玉蝶也是心頭一顫,心思難言的點了點頭,看著張阿大離去的背影。

分享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