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劉瑞陽送老婆去機場,回家時已經快晚上十點了。

  屋里只有岳母的房間還亮著燈,換鞋子的時候,他猛然聽到岳母房間里傳出來了一些古怪的聲音。不像是孩子在嬉鬧。

  “嗯……好舒服呀,劉瑞陽,阿姨的好女婿……”

  聽到屋里岳母的呻吟和囈語,劉瑞陽舉起的手趕緊落了下去。心里受到了巨大的震驚,岳母才四十歲,有那方面的需求很正常,可幻想對象是自己,這是他怎么都沒有想到的。

  猶疑了一陣,聽著里面不斷的嬌喘,絲毫不顧及廉恥的囈語,劉瑞陽出現了強烈的生理反應,不可抑制的輕輕握住門把,把房門打開了一條縫隙。

  進入視線的旖旎景象,讓他心血澎湃了起來。岳母躺在床上,渾身一絲不掛,皮膚白的勝過冬雪。

  一雙修長的腿高高抬起,手里緊攢著一根黃瓜,飛快的在自己隱私處進進出出,在燈光下折射出微光的透明汁液順著大腿根部往下流去。

  當岳母把一雙長腿落下來的時候,他看到了更加精彩的部分,被烏黑長發遮掩了一些的姣好面容神態迷離,一對碩大的雪白像兩座高聳的雪峰一般,橫亙在嬌軀之上。

  兩顆飽滿水嫩的紅桑果似鑲嵌的紅寶石,腰肢收束,小腹平坦的看不到一絲的贅肉,一叢黑森林被精心的修飾過了。

  累了后,岳母放慢了手上的動作,嘴里依然喘息不斷、

  “劉瑞陽,你都和小芳結婚了,卻一直叫我阿姨,我就知道你對阿姨有壞念頭。到底還是讓你給得逞了,嗯……”

  聽到岳母自言自語的對話,劉瑞陽暗嘆了一聲,早知道是這樣的話……

  不容他多想,岳母起身的動作,讓他趕緊把注意力全部放回到了床上。岳母坐起身來后,劉瑞陽才徹底看清楚了那一對碩大的雪峰,幾乎沒有下垂,傲然的挺立在雪白的肌膚上。

  岳母完全沒有注意到此刻有人在偷看自己,跪在床上后,把渾圓的臀部高高的翹起。

  劉瑞陽不由得擦了下鼻頭,因為他看到了更加讓人心血澎湃的一幕。

  “你真是壞死了,小芳一走,你就對阿姨這樣。”

  岳母一邊自言自語的說著,一邊自己行動。

  “哎。”岳母忽然嘆息了一聲,手又放回到了自己的隱私處,輕輕的撫摸著:“要是真的做一次就好了。”

  劉瑞陽知道不能再看下去了,輕輕的關上房門,躡手躡腳的走了出去。不能讓岳母知道自己看到了這一幕。

  在過道里抽了一根煙后,他才重新拿出鑰匙打開房門。結果岳母也剛好從廁所里出來,身上穿著一件黑色的露肩睡裙。

  “劉瑞陽,你回來啦。”

  岳母微笑著問道。

  劉瑞陽腦子里一下就浮現出來了剛才窺視到的畫面,不覺有些心虛,笑著點了下頭。

  “小芳不是十一點的飛機嗎?你怎么現在就回來了?”

  “哦,送到那兒了,我就回來了。

  她和同事一塊的。”

  劉瑞陽驚愕的發現,岳母的胸部在睡裙里面高高的聳立著,兩顆紅桑果異常的明顯。睡裙是V字領,露出來了一片耀眼的雪白。

  他不由得咽了下口水,視線落到了岳母的小腹處,也看不真切,但里面應該是什么都沒穿。

  岳母似乎這才意識到了自己的衣著不大得體,撥了下耳際的發絲,讓他趕緊回屋睡覺。

  劉瑞陽嗯了一聲。回屋靠在床頭,心緒始終難以平靜。

  自從岳母來家里幫忙帶孩子后,他對岳母不是一點想法都沒有過,但是從未敢多想。突然得知岳母把自己當成了幻想對象,心里還是有著很強烈的喜悅感。

  “哎呀。”外面突然傳來了岳母似嬌似喘的聲音。

分享小說